切換简体

蒙市槍擊案親歷者詳述還原現場 

南加州蒙特利爾公園市槍擊案造成十一人死亡,引起華人社會廣泛關注。關於當天案發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?槍手使用了什麼武器?槍手想殺誰?為什麼後來又去了“來來”舞廳?為什麼又在另外一個城市托倫斯被警察包圍下自殺?一連串的問號引起議論紛紛。為解開謎團,VOCO Media記者找到當晚身在案發現場的親歷者Paul,告訴我們現場真相。 

【舞星】歌舞廳(或稱舞星舞蹈學校)是洛杉磯聖蓋博地區比較大的三間舞廳之一,另外一家就是也有在槍案中出現的【來來】。在聖蓋博地區,這樣的歌舞廳被大家私下稱之為【平民夜總會】,參加的都是中老年人、退休人士,所以平時門票五、六元,事發當晚有跨年活動,包一些飲料小食,門票也就十五元。 

Paul是退休人士,在【舞星】跳舞也有好多年了,疫情之前,每天這裡都會很多人,兩百以上是經常的,疫情之後人就少了,畢竟老年人是感染對高風險人群,即使在事發當晚,也就一百人上下。Paul說舞廳裡什麼客人都有,白人、墨裔、菲裔、越裔都有,但大部分是華裔,當晚也是如此。而在跳舞的人群中,也分“三六九等”,有人舞技了得,跳的是國際標準交誼舞,往往是眾人目光的焦點,這個圈子裡也是非最多。舞廳的經營者之一老馬,就是國標舞老師,因此偶有是是非非的傳言,沒想到這次釀成大禍。而Paul不是跳國標舞的群體,他們跳是“Line Dance”,就是通常大家所說的“廣場舞”,志在活動身體,所以跟跳國標群體並不是很密切。當晚是跨年夜,除了跳舞、倒數,老馬還搞了個意外驚喜:抽獎。只有一個紅包的獎項,中獎者恰恰就是Paul,老馬親自頒獎給Paul,沒想到,這竟然是Paul和老馬的最後一面。 

Paul這輩子恐怕永遠都忘不掉的曲子就是“三月裡的小雨”,這是台灣歌星劉文正的成名曲。當天晚上大約十點十五分左右,舞廳了響起了被改編後成為迪斯科舞曲的“三月裡的小雨”,“廣場舞”的群體在老師的帶領下,輕鬆隨意舞動身姿,另外一箱邊,“國標”群體在同樣的音樂中更是翩翩起舞。受場地燈光音響,廣場舞部分燈火通明,國標舞部分燈光昏暗。這也令到Paul在事發時對現場看得更加清楚。 

在大家舞興正濃之際,Paul在嘈雜的音樂聲中聽到了“嘭、嘭、嘭”沉悶的響聲,他尋聲望去,看到離自己不遠處閃了幾下耀眼白光,Paul當時內心非常驚訝:怎麼會有人在舞廳里扔鞭炮?畢竟在美國過年是不會放鞭炮的。Paul的迷惑或許只有幾秒,或許只有一秒,忽然他身邊有人倒下了。那是一個墨裔的舞友,與他同屬一個群體,平時點頭之交,那一剎那,Paul看見他臉上帶著一種特別奇怪的表情倒了下去,看上去說不清是痛苦、驚訝、迷茫……… 

Paul和舞廳裡的很多人這才反應過來:有人開槍掃射!於是大家紛紛四散躲避。Paul在躲避同時,也看清楚了,兇徒身高六英尺,雙手持槍掃射,槍口不斷閃出白光,這就是Paul誤以為有人扔鞭炮的原因。而事後為什麼有人描述兇徒是白人,也是被兇徒身高所誤導,一般人認知中華裔很少有六英尺高。事後從警方公佈的資料看,兇徒身高五英尺十寸,再加上頭戴帽子,所以看上去要比實際高度更高,令到警方開始從現場人士的口供中完全沒有辦法清晰掌握兇徒樣貌,因為每一個人描述都不一樣 

Paul描述說,他躲避的方向選擇得很幸運,沒跑兩步就發現一扇門,一片慌亂之下,大概有六、七個人躲了進去,那是一個非常窄小的電器房,所有人大氣不敢出,恐怖的氣氛籠罩整個世界,“三月裡的小雨”音樂還在響,槍聲也在響。 

說不清過了多久,世界忽然安靜下來了,音樂聲沒有了,槍聲也停止了,Paul大膽地走了出來,一眼就看見自己最好的朋友倒在地上,朋友躺下的地方有血跡,Paul不顧一切跑了過去,所幸朋友意識還清醒,Paul連忙問他傷在哪裡?因為他只看見血跡在地上,沒有看到朋友傷口,朋友告訴他自己是腹部中槍。無能為力的Paul只能留下了不斷安慰朋友,陪伴著他。很快,警察進來了,小心翼翼的警察舉著槍,直到確認安全,趕緊招呼救護人員進來。救護人員拉開傷者衣服,Paul才看到朋友腹部有一個很小的創口,Paul覺得小到難以置信,甚至問朋友:這是新傷口還是舊傷口…… 事後現場所有人被帶到了警察局,Paul在警察局又看到了幾位受傷的朋友,都是屬於手或腳受傷,並且都是貫穿性傷,而傷者在醫院經過包紮後都被趕回了警察局,這些人回來之後居然能走能動。Paul心中不禁感到慶幸,兇徒所用槍支子彈口徑應該不大,不然傷者情況可能就勘憂了。 

根據本台記者了解,兇徒所使用的槍支經過非法改裝,從另一現場錄影看,槍支加裝了土制消音器,所以Paul現場聽到的槍聲沉悶,不像普通槍聲,不容易引起警覺。從兇徒雙手持槍的動作來看,應該是一把半自動步槍,不過經過改裝。而美國的半自動步槍多數使用5.56毫米子彈,口徑比較小,所以傷者都是貫通傷。 

那麼兇徒當天晚上的目標是誰?Paul很肯定說就是老馬和兇徒的前妻。兇徒和前妻也是在舞廳裡認識,兇徒身材挺拔,自認為舞技不錯,對其他國標舞團體的佼佼者多有嫉妒,傳說中對老馬經常口出惡言。當晚兇徒到達現場,手持槍支走進舞廳之前,一對舞伴正好離開,兩人已經坐到車上,不知兇徒是怕兩人看見兇徒手中槍報警,還是平時就有過節,悍然朝兩人射擊,造成女人死亡。兇徒進入舞廳後目標直奔老馬而去,在老馬中槍倒下後,還向其頭部補槍,唯恐不能置老馬與死地。 

老馬原本是舞廳老闆,大家都習慣稱他為馬老闆,後來疫情中經營困難,於是又加入了新投資人,就是媒體報到中提到的Maria。Maria在投資舞廳後。據說不喜歡大家再叫“馬老闆”,半開玩笑的說過:我才是老闆!於是大家都識趣地改稱馬老闆為老馬。事發當晚,Maria本來應該也在舞廳,但在橙縣有另外一場舞會,國標舞跳得不錯的Maria受邀出席,盛情難卻,Maria只好先去橙縣,然後趕回自己的舞廳。就在Maria快回到【舞星】時,接到了自己哥哥的電話:舞廳出大事了!Maria的哥哥本不是舞廳員工,因為當晚妹妹不在,臨時過來幫忙,事發的一刻,他正在向老馬學習如何使用調音台,低頭操作間,看見老馬倒地,震驚中甚至不知道自己手臂中了兩槍,所幸性命無虞。 

兇徒為什麼又去【來來】?因為他還想殺他前妻,在【舞星】沒找到,於是再去其他地方找,因為【舞星】和【來來】的跳舞老師和客人幾乎都是同一批人。同樣,兇徒為什麼最後在另外一個城市托倫斯被警察包圍,因為那裡據說也有一個舞廳,兇徒和前妻曾經去過。 

事情過去幾天,Paul回憶起當晚,還歷歷在目。那首“三月裡的小雨”一直在耳邊回響……… 

(原文轉自 VOCO Media)

Facebook
Twitter
WhatsApp

猜你喜歡

人民幣 RMB

疫情衝擊經濟 上海、吉林GDP負成長

2022年中國31個省市的經濟成績單日前公布,受到新冠疫情、乾旱等因素衝擊,中國多個省份都沒有達到去年初所設定的目標。 數據顯示,地區生產總值(GDP)增速低於全國總體水平3%的省市有15個,其中8個

繼續閱讀...

5